【屋子窄窄小小,看起來歪斜的樣子,這就是阿姆斯特丹】

在阿姆斯特丹,我有很多第一次。

第一次吃space cake!我們6天5夜的行程,我總共吃了3個半的space cake(註1)。

市區寫著coffee shop可不是像starbucks一樣可以坐下來讓你喝咖啡、聊是非的地方,它是合法販買煙草、大麻等輕量毒品的地方(講毒品好像很嚴重的感覺),進去跁檯旁邊都有一本冊子,裡面有各種不同品種大麻的圖片及價錢。



第一次的大麻初體驗,我是又期待又害怕,小心翼翼地吃下第一個巧克力space cake,完全沒反應、我們又追加了大麻煙…可是我完全沒有什麼感覺…。隔天我們換了一家網路上很多人推荐的coffee shop(所有的行程,Jon只有作這一項功課),



這家abraxas就在水壩廣場旁非常好找,裡面氣氛很好,沒有吵人的電音,也不會有人吵鬧,座位是舒服的沙發,

最讚的是它針對不喜歡抽煙的人,除了有space cake這個選擇之外,還可以將大麻加到飲料裡!spice up



半小時過後Jon開始有反應,可是他是自制力很強的人,就多只是會突然講話到一半問我

“Am I boring you? Sorry, I am stoned(註2)”我心想~你平常也是這樣呀…。



就在回飯店的路上,我就很氣綏,因為我超想試試stoned的感覺,就在排隊買take away時,

我突然覺得,咦~週遭的燈光怎麼不太一樣?怎麼大家都一直在看我…

我就跟Jon說,它來了!它來了!快帶我回飯店!(別人都是去clubbing,只有我想回飯店床上躺著),

然後~不到10分鐘的時間,我就洗完臉、摘下隱形眼鏡,在床上好好體會一下High的感覺。



我自己歸類出3個階段,前10分鐘是思緒跳得飛快,聽覺變得很敏銳,一點點小聲音都覺得好像發生在附近。

10~60分鐘這個階段是會對時間、空間失去概念,像我就一直問Jon,我剛才是不是摘好隱形眼鏡了?真的嗎?

我們是不是回來很久了?然後我想去上廁所,Jon就看我一直掙扎,他就問我在幹嘛?我說:床好大~我手搆不到…

可是一說完,我就知道這是很白痴的對話,我自己就笑出來,然後就愈來愈好笑、愈笑愈大聲,大概笑了有10分鐘。

接下來的一個小時,就會覺得咦~這是真的還是假的?我是還再high?還是很清醒?對別人說的話都聽不清楚或是一直誤解,像是Jon跟我說I feel so hungry,我就驚訝地說,Do you just say “ you are so horny” ?一直到隔天我還再問他,搞得他哭笑不得。最後是肚子會很餓,我一個人將外帶的兩份日本料理加上6個壽司都吃光光,

Jon只吃了3口,其實我知道我很飽,可是就很怕Jon會突然起來搶我的麵。



原來~Stoned就像喝醉酒一樣,只要不過量,它比喝酒還安全。我記得看過BBC的節目報導,它介紹十大毒品,我們刻版印象都認為古柯鹼、安非他命可能是排行前三名,沒想到,第一名是煙、第二名是酒。



我是煙酒不沾的乖女孩,一直以為我會上天堂;但是自從去過阿姆斯特丹之後,我發現一個比天堂更妙的地方。



(註1)Space cake主要是將大麻磨碎加在蛋糕、或布朗尼、Muffin裡面。

(註2) Stoned【俚】酩酊大醉的;(服用毒品後)迷幻了的;恍恍惚惚的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nny0526 的頭像
wenny0526

幸福微醺居酒屋

wenny05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呵呵…合法化好像有點難<br />
    只是~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奇妙。其實過2~4個小時就恢復正常了<br />
    就像酒醒一樣

    wenny0526 於 2008/04/04 21:02 回覆

  • 哎唷~~阿Pe妳真是過獎了<br />
    這個字,我只是幫大家省下查字典的時間……沒什麼、沒什麼

    wenny0526 於 2008/04/04 21:06 回覆